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您好,欢迎访问惠州市常德商会!

李宗群诗集

 二维码 35
病床上的老爹


这张床,是孤舟

你漂在一座海洋里,不着边际


我们来看你,像看电影

看天,海,你,看海水从四面包围


你随波涛去,像影片接近剧终

一步一步,褪去光



一日


这样的清晨也是好的

下雨不要紧

青梅一样的物事需要雨水

行些方便,不要紧

多年前的祖母也是如此

你的许多也是别人给的

今日黄昏也是好的

暮色落下也不要紧

多年以后你被人忘记

那些月光仍是好的



南沙之夜


夜十点

南沙大桥还是珠江上的一匹红绸

车流泛起的橘色脉络

尚在流转


桥下水,自远方来

在此抖落仆仆风尘

两岸灯火层层,恍若星云沉浮弥漫


这些不过风云际会的幻象

我赶着一粒无人察觉的星星

自西向东,划过一道小小痕迹



图片

詹姆斯·麦克格鲁(美)


大藤峡


路不好走

我们行得上山

山上树不好长,巨藤横行

又走到一条深谷

一座失落的桥架在那里

桥下只有乱石

水不好流,没有流了



今天没有把太阳挂出来


今天没有把太阳挂出来

月亮也没有

任那些乌云疯长在院子里

一些江山,也摆放错了

一条向东,一条向西

一条往北去了无人烟的北冰洋

一座青山,挡住了南边温暖的风

到了夜晚,才想起这些事

但是白天,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春日里穿一件旧衣裳的人


春日里穿一件旧衣裳的人

在月光里也醒着

他在新绿的树下扫落叶

这并非世上隐秘的事情

有些零星的光斑落在后背上

一块小小的黑夜粘着黄胶鞋

有时自发间落下一场夜雨

这并非世间隐秘的事情

他因此而获得的喜悦

也隐于清风,微不可察



观雨记


天要下雨

天空暗了下来

灯一盏亮

另一盏,需要更换

我知道

办公室有些假,大和空

背靠海纳百川多年

胡子白了,头发白了

顶,秃了

茫茫人海是我,非我

真不如在老屋门前举起镰刀

雨前割麦子



图片



倒影


澧水到了杨家溪

就有了大江的样子


东洋大桥,架好以后

渡船就告别东洋渡,运沙子


四月好,我们站在桥上吹春风

就像原来渡河时,立船头


看春水,看春山,其他都不看

倒影留在江面上,船头犁开它


我们也不看

一切都是原来样子,一切

都不是原来样子



窗外


窗外,那些高楼

依山傍海生着

这些目之所及的遥远

像极了北山根下的农作

雨水,隔时会从云中回来

它们和万物再生,皆是不可预计

想到命运就是这些下坠的雨点

或是北山下的庄稼

有时总惦记那些不知去向的事物

包括这些城市

他们的结局始终雷同

包括那些城市寄生的人群

在这里更加不值一提



南海雪


南海来到大亚湾

爬上岸,又往后退回去

但是南风没有停

越过礁石,你,和这座新城

吹得万物生

这些曾相识

却是那北风起,落下叶,落下雪

然后停驻在远夜

但是你在南海边,头上

一样雪,一样白

这时你在南海边

风就这样吹,一会南,一会北


雨夹雪


飞雪六月白我头,留待十月送金风。自勉。

                                ——题记


有时候,天喜欢下雨

你站在屋檐下,内心翻滚

天空中那些黑,落下

饱满,滴状的透明情绪

甚至有些泛滥

但不是每件湿淋淋的事物都会得到缓解

有些冰冷的,会更加冰冷

此时你低下头,想起一些热烈的事

内心一片荒芜

此时天空一样黑,此时的黑

会落下白



图片

   李宗群,商会理事,网名君子羊,慈利人,现居大亚湾。







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