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您好,欢迎访问惠州市常德商会!

长江之歌 --惠州市常德商会会长杨永忠的人生传奇

 二维码 326


/李华生 张良臣

江河湖海,始于源泉,泉水叮咚,源为积淀。循环往复,回报无限。山川如此,人生不也如此么?

                                     --作者题记

引子

这里曾经是烟波浩渺的八百里洞庭湖。

范仲淹留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千古名句后,洞庭湖水悄然向东归去。留下一条蜿蜒纤柔的澧水,供天宫中十位美丽的仙女到此嬉戏、沐浴......

再后来,10位乡绅在这里合伙围垦造田,繁衍生息......

世人将此称为十美堂

十美堂的春天一望无际,油菜花清香醉人,犹如一派金色世界、花的海洋。这里的荷花在夏季相继盛开,其姿亭亭玉立,其叶随风摇曳,好个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到了秋天,油棉套种的棉花竞相吐絮银装素裹,一眼望去美不胜收。即便是白雪皑皑、万物萧瑟的严冬,澧水河外洲那一望无际的芦苇傲雪吐芳,煞是一幅绝美的冬景图!

公元一千九百六十三年十月三十日,又是个丰收季节金色的秋天。十美堂杨氏家族的农舍里,蹦出了一只精灵般的兔子。这只兔子圆溜溜的眼晴好奇地打量着四周,在惊慌失措的啼哭声里迎接着未可知的明天......

父亲告诉他:山那边有一条比澧水更恢宏的沅江,江边上流传着“善卷让王”、“高山流水”的动人故事......

母亲摇着摇窝,用“刘海砍樵”的小调为他催眠......

父母为这只小兔子取名杨永忠,寓意忠于,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当然,也寓意着孝顺父母和至爱亲朋......

在十美堂漫山遍野的油菜花香中,杨永忠的童年如白驹过隙。他记不清在澧水河中翻扎过多少猛子,哼完童年《虫虫飞》的歌谣,又在心有不甘中送走了少年的惆怅。他的心里掂记着山后老人们津津乐道的沅江以及憧憬着山那边神奇无比的传说,一心想要走出熟悉得有点发膩的这山、这水,幻想着澧水之外更广阔、更神秘的天地。

他选择了拼命地读书,笃信知识改变命运!

上篇:澧水河向长江奔去

1983年的秋天是一个很美妙的秋天。

鸟儿在太阳花上飞翔,俯瞰着油棉相间与太阳花竞相吐絮的美好。在西洞庭湖区澧水河畔的十美堂里熬过了十年寒窗的杨永忠,收到了来自武水利电力学院(现武汉大学)沉甸甸的录取通知书......

武汉三镇,享誉海内外的中国大码头。

长江、汉江在这里交汇汉口、汉阳、武昌三镇雄峙京广线穿越南北雄伟的武汉长江大桥紧锁龟蛇。

从恬静安逸的澧水河畔,感受武汉三镇博大恢宏的气魄,热血沸腾的杨永忠开始颤抖着他萌动的青春。

置身于东湖岸边、珞珈山下,莘莘学子尽露风骚的武汉大学。此时此刻,杨永忠感慨万千。

东湖,屈原泽畔行吟,刘备磨山郊天,李白湖边放鹰......

这里,更是毛泽东主席一生的钟爱白云黄鹤的地方”!

珞珈山,风云际会处。周恩来、董必武、陈潭秋、罗荣桓曾在这里指点江山;辜鸿铭、竺可桢、李四光、闻一多、郁达夫、叶圣陶、李达等曾在这里激扬文字。

武汉大学就是在这人杰地灵的地方,汇集了中华民族近现代史上众多的精彩华章,形成了优良的革命传统,积淀了厚重的人文底蕴,培育了“自强、弘毅、求是、拓新”的大学精神!

武汉大学的水利电力专业是中国水利电力行业专业最全、规模最大、综合实力最强的!几乎共和国所有大中型水利、水电及大批电力工程的实验、技术论证工作,武汉大学大有舍我其谁的气魄!举世瞩目的长江葛洲坝工程、长江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等工程的科学研究和建设中,武汉大学赫然在列!

杨永忠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武汉水利水电建筑及施工专业。从此,他的命运就和共和国的工程建设紧紧地联系到了一起......

武汉大学人才济济,个个锋芒逼人!杨永忠,一位来自恬静温柔的澧水河畔农民的儿子,何以安身立命?又何以凤毛麟角!

有道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屈子一句话,点醒了杨永忠。知识改变命运,大彻大悟者改变世界!

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荀子古训,令农家子弟杨永忠茅塞顿开!

颜真卿的诗句“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是鞭笞杨永忠不敢懈怠未来的动力。

而毛泽东主席的“苟有恒,何必三更眠五更起;最无益,莫过一日暴十日寒。”更是让杨永忠懂得了持之以恒、永远向上的人生真谛。

在人杰地灵的东湖岸边、珞珈山下,在人下辈出、精英荟萃的武汉大学,杨永忠就是在先贤的训诫下,倚仗自己锲而不舍、奋发向上的人格魅力和以其“笨鸟先飞”之三更灯火五更鸡的勤奋所收获的学业上的凤毛麟角,在众星捧月的欢呼声中成为了学生会骨干,并光荣成为该专业中的第一名共产党员.....

有人说“高处不胜寒”,又有人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其实在人生的旅途中不过众说纷纭,各说各话罢了。

杨永忠喜酒,常常酒过三巡后,醉酒高歌李太白的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然而,人生或许如此:人生要有人生的规划,而命运未必遵循你的人生规划,大多人的人生规划都会残酷的遭遇现实生活的阉割。终有那么一些人,他们或硬对硬予之碰撞,或辗转腾挪将人生命运戏剧化。

《将进酒》成就了杨永忠命运的归宿!

大学毕业在即,杨永忠也开始严谨地规划他的人生:做一名不辱武大荣誉的优秀的工程师!就像母校在长江葛洲坝工程、丹江口特大型水库与水力发电工程等共和国名载千秋的工程碑上镌刻下武汉大学校名那样,在未来中国重大水电工程中,同样留下“杨永忠”三个字......

1987年,这是令同学们羡慕嫉妒恨、杨永忠哭笑不得尴尬的一年。

寝室里的床铺已经空空荡荡了,同学们都怀揣着毕业分配的通知书,到祖国的四面八方去各显神通了。作为学生会积极分子的杨永忠,此刻孤零零地呆立在校领导面前。

领导宣布学校对杨永忠的毕业分配:留校!

理由是:《建筑材料》教研室人员年龄断层、青黄不接。

领导对他的褒奖和肯定自是不言而喻。呆若木鸡的杨永忠心里却是倒抽了一口冷气:留校?这是多少同学梦寐以求的好事!而一心只想当个未来工程师的他,命运却和他不经商量地开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莫非杨永忠与他的人生梦想要就此“沙扬拉拉”?

杨永忠错了。武汉大学不会忽视任何一个有才气的年轻人!

1988年,武汉大学任命年仅25岁的杨永忠为建筑材料教研室任副主任......

1989年,26岁的杨永忠正式助教身份讲开始执教......

是不是人生的另一扇窗就此打开?

有道是:世上好事多磨,人生命运多蹇。

1991年2月,春意盎然的季节。

这个春天,对于中国高校的年轻知识分子来说无异于喜从天降国家决定公派一批优秀的年轻教师赴国外名校留学深造

对于仅有四年高教教龄的杨永忠而言,这个连想都没想过抑或连想都不敢想的喜饼从天而降,一咕噜地扎在了他的头上!他被选派到苏联列宁格勒大学进修。

领导嘱咐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人生机遇!通知他即日起做手头工作移交并补习俄文......

列宁格勒大学?不正是前身为全球顶尖的堂堂的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是一所世界著名的公立研究型大学,与莫斯科国立大学一同构成俄罗斯高等教育的最高殿堂!

杨永忠在恶补俄文的紧张时刻,免不了心旷神怡,恍惚中畅游着世界上最长的学术走廊之一——列宁格勒大学十二院......

风云突变,妖风骤然而起。苏联“八.一九事件”爆发!

1991年,12月25日19时40分,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联总统职务。12月26日,苏联最高苏维埃共和国院举行最后一次会议,宣布苏联停止存在。至此,苏联解体。克里姆林宫的“苏联”旗帜缓缓落下......

杨永忠仿佛做了一个恶梦,尽管梦魇之源与他何干!苏联解体乃国际风云,他一介书生怎能左右?且不说解体后的苏联人民是否水深火热,单就个人命运他已够受煎熬!做了大半年准备,赴俄进修如梦如幻,如何回到已经道过别的武汉大学?

他的人格,他的自尊,抑或他的不可亵渎的虚荣心告诉他:幻梦如烟!回不去了,东湖!回不去了,珞咖山!回不去了,母校

就在“苏联”解体乱象橫生之时,神州大地却衍生着一个足以改变中国的全新词汇:改革开放!

1991年2月15日起,权威媒体《解放日报》在醒目位置先后发表了四篇重量级文章:

1991年2月15日,《解放日报》在下半版出现了一篇加框的大文章:《做改革开放的“带头羊”》。

1991年3月2日,时隔两周之后,《解放日报》第二篇题为《改革开放要有新思路》的评论文章出现了。评论文章中提出:“解放思想不是一劳永逸的。……我们要防止陷入某种‘新的思想僵滞。”

1991年3月22日,第三篇评论文章又出现在了《解放日报》的头版——《扩大开放的意识要更强些》。

文章强调,“必须要有一系列崭新的思路,敢于冒点风险,做前人没有做过的事。”

1991年4月12日,第四篇文章《改革开放需要大批德才兼备的干部》赫然见报!

至此,《解放日报》以两周一篇的速度,在头版刊登了四篇传递着时代全新信息的评论文章。

透过四篇文章来看看“意味深长”的1991年,接下来的中国又将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心烦意乱的杨永忠,孑然一身地伫立在长江岸边,任江滩游人如织,江上渡船穿梭。任绿茵环绕,白云衬托。但见黄昏缓缓驶离码头,又闻江水被拍打后的涟漪声声......

他习惯了在汽笛声中饱览两岸风光,却又不想重返老武汉人的慢生活”。在龟山与蛇山相连的武汉大桥下,他想起了南方,想起了沿海,想起了从昔日小渔村蜕变成现代化大都市的深圳。

杨永忠的思绪豁然开朗,不再纠结已经支离破碎的苏联,也不再为列宁格勒大学的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而茫然。置身在长江岸边,触摸着紧锁着龟蛇二山、“天堑变通途”的武汉长江大桥那钢铁铸成的桥体,他的心灵深处涌出阵阵的乡愁。是啊,那洞庭湖的绵绵秋雨,那澧水岸边纤夫们的阵阵吆喝,还有那回不去的岁月,不都演绎成为了今天的滔滔长江水?不都被百舸争流、此起彼伏的汽笛声声所取代?

从洞庭湖到澧水河,又从澧水河到长江,杨永忠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蜕变!他开始被“改革开放”所震撼,他向往如火如中沧海桑田的南方,他憧憬着从长江到大海的再一次蜕变!

1992年初,一位老人南巡之后,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于是,中国开始了一次“孔雀东南飞”的大迁徙。

杨永忠梦断列宁格勒大学,山重水复。在期待柳暗花明的憧憬中,他沿着老人的足迹剑指南方。但愿南方考察的结果得以确认后,再杀出一条人生的血路......

中篇:大海是长江的归宿

著名作家程贤章、廖红球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报告文学《大亚湾的诱惑——九十年代的淡水旋风》,让在南方沿海转了一大圈的杨永忠停下了寻寻觅觅的脚步。

“康华效应”

“熊猫效应”

“南海石化效应”……

惠州大亚湾地区的“大项目”蜂拥而至,特别是号称开发淡澳地区30平方公里的康华公司项目和“熊猫汽车城”闪电式的谈判敲定更是掀起一轮大项目高潮,“大亚湾风云”变幻,成为南中国的投资热点,其汹涌之势盖过深圳。

最早创造大项目奇迹的是中国当时最大的公司——中国康华公司。1988年,康华公司宣布要在淡澳地区开发30平方公里的土地,接着世界上最大的鞋城、最大集装箱制造厂、最大油气码头,壳牌项目纷纷磨拳擦掌,还有大型发电厂、大型乙烯厂……

清一色的大型项目,而且必须具备“最”的元素。否则,你根本进不了大亚湾。

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中国著名战略咨询家王志纲预言:“八十年代看深圳,九十年代看惠州

三十而立的杨永忠已是血气贲张!他的不安份的青春期,原本就是和抒情歌曲《雁南飞》相生相伴的。杨永忠收起不再折腾的翅膀,在美丽的惠州西子湖畔停歇下来,从此不再他去。

眼前满目的湖水,蜿蜒的苏堤,荡漾的画舫,犹如家乡十美堂,又恰似母校的一草一木,杨永忠有着一种倦鸟归巢的感觉。

惠州市水利局与水电建筑公司主管领导撇开其它繁琐的程序,破例地接待了这位来自武汉大学的“水利专家”。

领导迫不及待地对杨永忠说:“惠州需要你!惠州水利建设需要你!先把技术官当起来吧,然后把一无所有的水利水电质量检测站建起来......

杨永忠成为了检测技术负责人。从此,惠州市水利方面的科技、教育和对外经济、技术合作与交流,以及指导全市水利队伍建设指导行业安全生产工作组织重大水利科学研究和技术推广等工作进入了有序阶段......

随着时任市委书记邓华轩“办实业,打基础”这一口号的提出,惠州人的发展思路发生了重大转变由纯粹抓农业向统揽经济全局过渡,建立自己的工业体系和以工补农机制。

创立于1981年的TCL,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已由当初创办的TTK磁带厂,发展并演绎成为TCL集团。凭借对市场机会的准确把握以及设计消费者喜好的产品,TCL迅速突破了当时的计划经济模式,打开了中国的电话机市场,1989年实现电话机产销量全国第一,产值规模达1.5亿元,并一跃成为中国的“电话机大王”。

TCL人并不满足在电话机这个“小产业”上的成功,进入20世纪90年代,TCL自主研制的彩电开始成为TCL最大的业务,“TCL王牌”一时间成为国内响当当的彩电品牌。

1993年TCL成功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一家公众化公司......

此时,TCL人把目光盯向了房地产开发产业。

有人统计,全世界前百位的大富翁,无一不经营房地产生意,无一不是最大的房地产老板。有人断言,土地是全世界仅次于贩毒、色情、赌博之后最赚钱的事业。西方视土地为最高最活跃的商品之一,它充满魔性,无孔不入,渗透百业,自从惠州的近邻深圳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率先冲破禁区,揭开了“潘多拉魔盒”之后,土地之魔就开始风靡惠州大地。

TCL人岂能不动容?

但是房地产开发,得先有贯穿建设始终的监理机构。1994年8月,TCL人迅即注册成立了TCL长江建设监理公司。1996年,TCL房地产公司招聘人才引进了杨永忠,他出任TCL长江建设监理公司监理部经理。这或许是武汉大学建筑材料教研室副主任光环的魅力,又或许是杨永忠原本就效力在长江岸边的“长江”缘故。总之,杨永忠拂不去真诚和诱惑......

2000年初,TCL房产地公司调整,长江监理独立出来,杨永忠从此出任法人代表总经理。他带领着长江监理公司一班人,秉承TCL人“敬业、诚信、团队、创新”的企业精神,充分发挥技术力量雄厚,经验丰富的优势,先后承接了较具规模的包括大型工业项目、体育基地、商住小区、别墅等的监理业务,其中多项分别获得惠州市优良样板工程、“双优”样板工地,取得较理想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受到业主及行业主管部门的一致好评。通过对TCL王牌生产基地、广东惠东体育基地、TCL空调(中山、武汉)生产基地及TCL家庭电器(南海)有限公司南海工业园区实行的全过程项目管理,极大地提升了企业的综合实力,为TCL集团向综合性项目管理公司的迈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99年,TCL长江建设监理公司总经理杨永忠圆了儿时梦寐以求、在武汉大学没有来得及实现的人生梦想:他成为了一名国家高级工程师!

2004TCL集团整体上市改制。

杨永忠选择从体制中脱离出来,创办广东长江新元项目管理有限公司。

    广东长江新元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具有房屋建筑工程监理甲级、市政公用工程监理甲级专业资质。是广东省建设监理协会会员。

请看,在杨永忠的带领下,广东长江新元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创办17年来,单就其公司中标承担项目设计、施工及保修阶段的监理犹如星空的业绩

惠州市公安局巡特警反恐实战训练基地

惠州观洞森林公园;

广东长盈一期厂房

天翔•美林花园

中京智能创新产业园

惠州TCL集团模组整机一体化智能制造产业基地

中京电子珠海富山5G通信电子电路项目

TCL华星光电高世代模组二期项目

黄冈TCL循环经济产业基地

汉弘惠州项目等上百个项目

广东长江新元项目管理有限公司监理的惠州市文化艺术中心工程获2008年度广东省建设工程安全生产文明施工优良样板工地,2008年度惠州市安全生产、文明施工优良样板工地;公司监理的惠州市土地交易中心、国土资源信息中心综合业务用房工程荣获2007年度惠州市安全生产、文明施工优良样板工地;公司监理的惠州TCL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商住楼(A、B、C、D、E、F栋)工程被评为惠州市2006年度安全生产、文明施工优良样板工地;公司监理的中共惠州市委老干部局(综合活动楼、多功能会堂、文体活动楼、老年大学教学楼)工程被评为惠州市2006年度安全生产、文明施工优良样板工地……公司先后被评为2007年、2009年、2010年、2012年、2015年、2017年度惠州市 “守合同重信用企业”......

历时38年!杨永忠从1983年离开生他养他的澧水河,奔向武汉吸收长江精华,再到南粤惠州海阔凭鱼跃,他完成了从一个农民的儿子到知识分子的蜕变;从一个普通大学助教到共和国高级工程师的光荣升迁,再从一个行将进修的列宁格勒大学准留洋生到融身于“孔雀东南飞”的下海大潮。最终,他砸掉了“铁饭碗”,走向了更广阔的市场海洋。

杨永忠,你到底还要干什么?

下篇:德山情怀倒海翻江

镜头追溯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

一批善德子孙走出福地洞天的“世外桃源”,惜别“刘海砍樵”难舍的温柔,随着“孔雀东南飞”,他们咬着牙、栖身于南疆边陲的东江之滨。从此,这座历经战乱而迁徙无数的“南蛮之地”,在老客家与新客家之间,涌现出了一个全新的名词:德商。

数十年过去了,惠州德商从举目无亲、一无所有一路走来。漂泊的日子,他们孤零零地犹如散落在海滩上的珍珠。支撑他们脊梁的惟有乡愁和乡愁所赋予的坚忍不拔的意志,以及善德人传承了一代又一代的无尽智慧和不知疲倦的勤奋。

人在他乡的旅途上,注定比同辈人经历更多的痛苦与坚强;因此,惠州德商是“蛮拼的”!他们时刻不忘自己是善德子孙,滚烫的胸腔里,永远沸腾着浓浓的乡愁。“霸蛮”的善德子孙们,不忘善卷让王的美德,不忘“常德德山山有德”。善德子孙是懂得感恩的,他们从而立之年到天命之年,把人生中最宝贵的青春年华,都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惠州这座城市。惠州市常德商会的会员企业,仅每年为惠州市缴纳的各项税费,就达3亿元以上人民币......

德行天下,商耀鹅城。在常德家乡领导的殷殷嘱托下,在同乡朋友们的热情鼓励下杨永忠有着一种把寓惠的常德企业家团结在一起的冲动,就像拾起散落在异地他乡的一颗颗珍珠,然后串联成一条硕大的项。隐隐中,他感到了一种神圣的使命在召唤着自己。

2011年8月28日,惠州市常德商会经市民政局批准正式注册成立,杨永忠不容推辞地当选为商会会长。

10年来,杨永忠率领惠州市常德商会围绕“完善自身组织建设,规范各项工作制度;加强交流学习,提高会员综合素质;宣传家乡环境,引导会员回常投资兴业组织公益慈善活动,树立德商良好形象”等个方面开展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成效,受到社会各界的肯定与好评。

惠州市常德商会现在是湖南常德工商联的团体会员,惠州市工商联的团体会员。2019年1月被常德市评为“先进异地常德商会”。

与时俱进,佳音频传,在惠兴业,诚信为本是德商的立身之本。

走过惠州的大街小巷,但见德商企业如雨后春笋:广东睿智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惠州铭邦涂料股份有限公司、惠州楠丰皮革有限公司、惠州市平圆名实业有限公司、惠州市德星昌商贸有限公司、惠州市东红米粉有限公司、惠东县创大实业公司、小耳朵(广东)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惠州市海辰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惠东县华剑鞋业有限公司、大亚湾博睿哲石化设备有限公司、惠州市南新橡塑制品有限公司、广东创真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惠州市国惠兴农副产品配送有限公司、惠州市佳晔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惠州市音博仕科技有限公司、惠州市德航星教育投资有限公司、惠州市高迪技工学校争先恐后竞相挂牌、发展壮大……

意识形态、文学艺术、文化体育、公益慈善、以及学术领域和金融渗透、扶老助学等层面,各大媒体都能看到德行天下的身影。

在杨永忠会长的带领下,惠州德商这艘航船从2011年正式启航,10多万在惠常德籍工商业者从此有了自己的家。经过10年的航行,商会会员单位从最初的66家,发展到现在的203家,会员遍布惠州市的繁华地带以及乡镇的各个地方,囊括了电子、化工、制鞋、服装、房地产、教育、餐饮、装饰、机械、能源等各个行业,并在这些行业扮演着重要角色,其中名誉会长单位——中京电子(股票代码:002579)是惠州市首家在深圳中小板上市的企业

寓惠常德人是善德子孙。他们从抱怨声中选择离开,又在苦守清贫中完成凤凰涅槃。因此,他们在懂得了生命的要义后,与之相应的则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切切实实地践行。

2012年10月,常德《真爱·慈善人间情》大型募捐晚会上,惠州市常德商会庄严承诺:要在常德地区捐建一家乡镇敬老院。2013年4月初和5月初,会长杨永忠带领着时任常务副会长朱七一、雷国平,实地到桃源县考察乡镇敬老院的选址。经过与常德市慈善总会和桃源县相关部门的沟通,乡镇敬老院最终选址定在木塘垸乡。2013年8月18日,由商会捐资100万元建设的桃源县木塘垸乡敬老院正式奠基动工2014年底敬老院完工。敬老院把惠州德商的爱心福荫在了家乡桃源老人们的身上……

2016年12月,为响应常德精准扶贫的号召,惠州市常德商会与扶贫对子单位——常德鼎城区中河口镇麻河口村达成一致意见:修建村道,方便村民出行和农产品运输。2017年9月28日,由商会捐款33万元修建的麻河口村道正式通车......

杨永忠率领的惠州德商除了在家乡常德捐建敬老院、为村民修建道路外,还先后为贫困学生捐款,为家乡学校助学出力。

在惠州,杨永忠率领的惠州德商先后开了资助贫困母亲、救助患病学生、慰问见义勇为英雄、探望敬老院老人等一系列公益活动,得到了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报纸、电视、杂志、网络等纷纷给予报道。同时,在惠州市民政局的牵线下,商会还与惠州微笑爱心扶老助学会结成公益对子单位,积极开展公益事业。

商会自成立以来,已经连续9年与微笑爱心扶老助学会联合举行惠州端午敬老行和暑假少儿读书班两个品牌公益活动,力尽所能为惠州的贫困失学儿童、孤寡老人等困难群体进行爱心资助和亲切慰问。

“只要是有利于惠州、常德两地经贸文化合作交流,有利于会员同乡朋友的事,我们就要努力去做,哪怕失败了也无所谓。”杨永忠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自商会成立以来,杨永忠会长先后2012年5月和2017年6月两次组织会员代表回常德各县市考察投资环境,为家乡招商引资尽一份力量2018年9月旬,杨永忠会长和商会骨干还主动联络陪同惠州市台商协会吕正一会长率领的台商代表团到常德参观考察,投资兴业。在他和商会多年努力争取下,惠州至常德的飞机航班终于2020年10月25日正式开通,每周四班,极大地方便了两地的人员往来和商贸交流2020年11月,常德市作家代表莅临鹅城观光采风,并和惠州会交流座谈、商议缔结友好协会

乡情不忘,故土永驻。这是善德人永远的情怀!

浩浩沅江,悠悠澧水,汇洞庭,入长江,终成滔滔海浪。

善卷让王,高山仰止帝王拜,舜尧叹,成就常德德山山有德。

这就是从洞庭湖西岸的澧水河汇入浩浩荡荡的长江洪流,然后奔向大海怀抱的杨永忠!这就是正意气风发地带领着惠州德商这艘航船直达大湾区中间的杨永忠!


微信公众平台